繁體中文
首页 | 最近更新 | 最新入库 | 总收藏榜 | 周推荐榜 | 周点击榜 | 本站推荐 | 申请作家 | 作者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都市言情小说 > 冥皇令,倾世小懒妃 > 正文卷 第1604章 安抚穆熙儿的司徒刑闵 出现在穆熙儿梦境中的云飞扬
返回书目|推荐本书|加入书架|标记书签
小说阅读页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正文卷 第1604章 安抚穆熙儿的司徒刑闵 出现在穆熙儿梦境中的云飞扬

    chapter();

    穆熙儿对柳絮儿的情感很是复杂,这些年来,柳絮儿给予穆熙儿的温暖跟爱意一度让穆熙儿将柳絮儿当做自己的亲生母亲,不管柳絮儿曾经怀揣着什么目的,穆熙儿从柳絮儿那里得到过家庭的温暖,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而且穆熙儿也没想否认,她不是那种毫无感恩之心的白眼狼,再来就是因为云飞扬的缘故,穆熙儿也不愿意去憎恨柳絮儿,不管怎样,柳絮儿是云飞扬最在意的母妃,穆熙儿也不想跟柳絮儿彻底对立。

    可之前那个诡异的梦境,加上今日在东阁楼,当着云飞扬灵柩的面,柳絮儿又将一些隐蔽的过往都说给穆熙儿听,穆熙儿内心也格外沉重,她甚至有些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应该相信梦境,还是应该相信眼前自己所接触的柳絮儿。

    这两种情绪让穆熙儿很是拉扯,她也有些痛苦,甚至不知道究竟应该如何抉择。

    不过,眼下穆苏苏的遗体不翼而飞,穆熙儿也没有时间再去琢磨柳絮儿的事情,毕竟那些过往,早就成为了‘历史’,再去纠结也改变不了任何现实,当务之急,穆熙儿只能先全力解决穆苏苏的事情。

    所以在权衡了一番利弊之后,穆熙儿打算先将柳絮儿的事情放一放,毕竟云飞扬的灵柩已经回到了龙州城,按照柳絮儿跟云天朗的心思,他们两夫妻肯定会先护送云飞扬的灵柩回去安葬,所以暂时柳絮儿也不太可能采取别的动作,穆熙儿就越发不用先处理柳絮儿的事了。

    既然穆熙儿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司徒刑闵也不会提出任何异议,只不过司徒刑闵心中还是有些不安,他想了想,而后如此跟穆熙儿说道,“曦儿,我隐隐觉得禹王妃有些古怪,这次她居然是一个人孤身前往龙州,就连云天朗身边的人都不清楚,虽然我知道禹王妃也有些武功底子,但毕竟不高,她……”

    司徒刑闵说到这里,就停了下来,只是眸光微微闪烁地看着穆熙儿,神色略显诡异。

    司徒刑闵这话打断了穆熙儿的沉思,穆熙儿拧眉看向司徒刑闵,而后扬声道,“看来刚才你已经找人打探过此事了?”

    虽说这是疑问句,但穆熙儿说话的语气却格外笃定,毕竟他们向来都跟禹王府的人关系不错,就算司徒刑闵去问些什么,想必禹王的人也不会刻意隐瞒。

    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一层,所以穆熙儿也没有流露出任何惊讶的神情来,只是目光幽幽地看着司徒刑闵,显然还在等司徒刑闵回答。

    司徒刑闵也没有否认,他表情有些严肃地对着穆熙儿点头,而后再度跟穆熙儿说道,“是,我的确问过了,而且就连禹王身边的人也觉得此事有点古怪,他们根本就没有提前收到任何消息。”

    司徒刑闵心里已经对柳絮儿起疑了,自然会越发留意柳絮儿。

    一听司徒刑闵这话,穆熙儿好半晌都没有开口,她脑海里闪现出来的依旧是,之前那个诡异梦境之中的事,事到如今,穆熙儿都没有弄明白,为什么她会突然跌入那样的梦境之中,为什么她会看到玉若水跟柳絮儿对峙,以及后来云飞扬到底有没有目睹玉若水跟柳絮儿之间的争执。

    这些其实都困扰着穆熙儿,让穆熙儿整个人都有些心事重重。

    穆熙儿表情的凝重自然也让司徒刑闵看了个真真切切,但司徒刑闵并不知道穆熙儿是在为梦境的事情忧心,他以为穆熙儿是依旧无法接受云飞扬的离开,而且以为穆熙儿只是因柳絮儿对她的埋怨而心有不安。

    想到这里,司徒刑闵便伸手轻轻地拍了拍穆熙儿肩膀,而后语带安抚道,“曦儿,这些事情并不是你的错,你也别太自责了,至于禹王跟禹王妃夫妇,我想他们应该也只是伤感于云飞扬的离开,这才会对你说重话,但我相信他们心里都是有你的,毕竟这些年的相处,你们之间都是有感情的,所以你也别将一切想得太过于复杂。”

    司徒刑闵这话一出,穆熙儿只是苦笑了一下,她眸光微闪地看着窗外那萧瑟的秋景,而后轻叹道,“司徒刑闵,你知道吗?在飞扬死后的半个月,我几乎每夜都会梦见他,但在我的梦境中,飞扬从来都没有流露出任何怨愤的神色,他只是安安静静地坐在我对面,微笑地看着我,他的目光很是澄澈,澄澈到我都不敢跟他对视,我觉得他是纯洁的,美好的,但我却满身罪孽,我曾想过,倘若我们没有相遇,倘若我们不曾熟悉,他是不是就可以避开死亡终局了呢?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不祥的人,只会让身边的人承受灾难,而且是承受那种本来就不应该出现在他们生命之中的灾难。”

    穆熙儿今日经历了太多,她的心态也还没能彻底调整过来,所以才会当着司徒刑闵的面,提到了那些让她无法释怀的且沉甸甸的过往。

    司徒刑闵一听穆熙儿这话,当即就皱眉道,“曦儿,你可千万别胡思乱想,人跟人之间的缘分本就复杂,既有善缘,也会有恶缘,可好与坏,善与恶,并不是哪一个人决定的,而是周遭发生的一连串的事情,环环相扣,最终才导致那样的结果,你未必就是那个始作俑者,你别什么都往自己身上生搬硬套,那样岂不是让云飞扬走得更加不安心,再说,你自己不也说过,云飞扬在你的梦境中,永远都是面容祥和的,足以证明,他从来都不曾责怪于你,我想他频繁进入你的梦,频繁地陪伴你,就是希望你可以尽早走出他的阴影,曦儿,哪怕是为了云飞扬着想,你都不应该一直沉浸在悲恸之中,你难道非要让他带着牵挂跟对你的遗憾离开吗?”

    司徒刑闵其实也很心疼穆熙儿,毕竟穆熙儿所承受的痛苦跟折磨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司徒刑闵这话让穆熙儿心里大为触动,星眸之中更是蓄满了眼泪,但她却赶紧仰头,表情倔强地不愿意在别人面前流泪,穆熙儿并不允许自己脆弱,哪怕她内心已经很是脆弱。

    “曦儿,你别这样。”

    司徒刑闵心里也有些发酸,他眉头轻皱地看着眼圈早已泛红的穆熙儿,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司徒刑闵真的希望那一日皇宫大战,云飞扬没有死,因为若是那样的话,穆熙儿就不用如此这般的自责了,更不用承担这些痛苦跟非议。

    司徒刑闵原本还想安抚穆熙儿什么,但最终他还是将临到嘴边的话都咽了下去,因为司徒刑闵心里很清楚,穆熙儿并不是那种脆弱的姑娘,她是可以很快武装好自己的情绪的。

    而且司徒刑闵也担心,自己越是安慰,说不定越发会让穆熙儿痛苦,所以他只能选择隐忍。

    但司徒刑闵的视线却始终落在穆熙儿身上,就是担心穆熙儿。

    穆熙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她用力地摇了摇头,想将那些让她压抑的画面驱赶跑,很快,穆熙儿就让自己冷静了不少,虽然面色依旧有些微微发白,但至少情绪没有之前那么脆弱,敏感了。

    见穆熙儿没什么事了,司徒刑闵那颗高悬在嗓子眼的心也跟着平稳地落了地,他再度伸手轻轻拍了拍穆熙儿的肩膀,而后主动岔开话题道,“莫泽源那边,你到底有什么计划?”

    司徒刑闵不想让穆熙儿再沉浸在云飞扬的痛苦中,所以便再度岔开话题,直接提到了莫门门主莫泽源,说起莫泽源的时候,司徒刑闵表情也显得有些诡异,漆黑如墨的眸子更是闪过了一抹锐利的寒芒,转瞬即逝。

    司徒刑闵这话一出,穆熙儿当即就秀眉轻蹙道,“莫泽源在龙州有些势力,眼下我们呆在龙州,如果可以获得莫泽源的帮助,对我们来说也算是事半功倍,再说了,莫泽源以前也不是没有承过我给的好处,这次我不过就是从他身上拿一点小小的利息罢了。”

    穆熙儿说起莫泽源的时候,表情也显得有些隐晦莫名,很显然,穆熙儿跟莫泽源之间也并不是纯粹的盟友关系,反倒有些像是在牵制对方,而且穆熙儿显然是占上风。

    穆熙儿这话让司徒刑闵也有些疑惑不解,司徒刑闵张了张嘴,本来打算再追问穆熙儿什么,但转念一想,司徒刑闵还是把临到嘴边的话都咽了下去,只是四两拨千斤道,“莫泽源这人城府也比较深,反正你自己多加小心,免得被莫泽源打了马虎眼。”

    对莫泽源,司徒刑闵显然也放心不到哪里去,要不然他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穆熙儿了,穆熙儿本来还在琢磨着什么,一听司徒刑闵这话,当即就轻扯红唇道,“放心吧,我自有分寸,再说了,眼下莫泽源还要靠我给的解药才能续命,哪怕是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他都不会跟我硬碰硬的,莫泽源是一个相当识时务的人。”

    说起这话时,穆熙儿的表情也显得有些凉薄,眉眼之间的冷意更是让人无从忽视。

    见穆熙儿已经胸有成竹,司徒刑闵也没有再追问什么,两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就在这时,院外传来了一道脚步声,脚步声悠远而近,显然是朝着他们所在的位置而来

冥皇令,倾世小懒妃独家发布于女性小说专业网站-都市言情小说,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都市言情小说已开通手机网站,请使用手机访问wap.dushiyanqing.net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
最近阅读纪录:最近阅读纪录:
发表书评:
返回书目|推荐本书|加入书架|标记书签返回顶端↑
Copyright (C) 2002-2009都市言情小说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收录正文卷 第1604章 安抚穆熙儿的司徒刑闵 出现在穆熙儿梦境中的云飞扬-冥皇令,倾世小懒妃、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