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首页 | 最近更新 | 最新入库 | 总收藏榜 | 周推荐榜 | 周点击榜 | 本站推荐 | 申请作家 | 作者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都市言情小说 > 曜日和葡萄藤 > 情人锁 22
返回书目|推荐本书|加入书架|标记书签
小说阅读页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情人锁 22

    残雪飘落,夜色冷肃。

    顾紫缩着冻僵的身子,走进了宿舍楼。

    站在楼下大堂门口的时候,她用力跺了跺,踩走了一些粘在鞋子上的残雪,紧了紧大衣便往楼上走去。

    寝室的那扇红棕色木门现在对她来说有着莫名的吸引力,那里面有亲密的朋友,温暖的空气以及甜甜的饮品。她抖抖索索的从口袋里摸出钥匙,刚刚对准锁孔,那扇木门便啪的一声被猛然打开了。

    小小看到顾紫冻得通红的脸蛋,头发上还有一些白色的雪花,穿的大衣上也被勾破了几处,露出里面的棉绒来,便从心底泛出一股疼惜。她猛然上前一把抱住顾紫,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你去哪里了?怎么搞成这样?”说着却又想起顾紫瞒着她们一个人行动,立刻气不打一处来,一把推开顾紫重重的在她手臂上打了一下,“你要做什么为什么不和我们说一声,知道我和小颖子有多担心你么?”

    顾紫其实被小小打的挺疼的,但是看着好友因为担心而微微泛红的眼眶,她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为自己辩解的话,只能诚心的说着,“对不起。”

    “好啦,好啦,有什么事情进来再说嘛!外面多冷呀。”刘颖跟在小小后面急急忙忙的把两人推进门。她看着顾紫一脸狼狈,就知道她肯定冻着了,小小听见钥匙的声音立马就冲过去开的门,也没有穿外套,这两个小祖宗还打算在冰冷的走廊里把事情说完么?那可就真得都冻病了。

    把顾紫安置在离空调暖风口最近的椅子上,让她脱了外套,给她披了毯子,再拿了干毛巾让她把头上的残雪给擦了,最后给她盛了一杯之前做的苹果汁,放在自己带来的小电磁炉上加热了一下,刘颖才在顾紫对面坐了下来。

    小小则抢过了那块干毛巾,现在正在手重脚重的替顾紫擦头发。当然这其中的力气可能还捏不死一只蚂蚁。

    “发生什么事儿了?”刘颖看顾紫略微安定下来了才开口问道。

    顾紫略微思忖了下,组织了下语言,便对小小和刘颖说了刚刚发生的事情。

    小小听得都忘记了要帮顾紫擦头发这件事儿,呆呆的站在那里,直到顾紫把事情都说的差不多了,她才回过神来问道,“那个人,杀了这么多人什么原因都没有?”

    “恩。”顾紫点点头,“他应该是心理出了问题,那个时候又穷又没有人能帮,浑浑噩噩的就过去了,随后又是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看到的都是罪恶,就更加回不去了。于是到后面,一个小小的契机就引发了一场灾难。”

    “冯学姐真可怜。”刘颖在一旁感叹道,“罗笙是违法了么?可他没有杀人吧?”

    顾紫想了想,“现在也只是罗学长的一面之词,具体怎么样还得看沈刚他们的调查和法官的判决。但是他帮着凶手处理了陈锚的尸体,虽然是有一些不知其中原委,但是....”

    “但是,犯罪就是犯罪。”小小接着顾紫的话,脱口而出。

    顾紫瞄了小小一眼,撇了撇嘴角。继续任小小虐待她的头发。

    刘颖朝着小小竖起了大拇指,“不愧是书记的女儿。觉悟高啊!”

    “去你的。”小小冲刘颖挥了挥手。随后她便对着顾紫说道,“所以说那个叫陈玥的,他因为听到了那四个男生的一句玩笑话,所以就心里变态跑去杀了他们,离开的时候被冯学姐看到了,但那时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跟踪了学姐几天看看她究竟有没有怀疑他或者有告发他,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后他就和自己的哥哥换了身份回乡下照顾老母亲去了,但是罗笙前辈却放在了心上,等罗学长去看的时候却看到了一个长得酷似冯学姐的女人从凶案现场离开,于是他误以为是冯学姐被威胁动了手,变默默留下来自以为的替学姐处理尸体,掩盖案情,等一切都弄完之后想回学校看看学姐好不好的时候才发现是自己搞错了?于是一切都来不及了。”

    “恩!”顾紫点点头。

    “今年尸体被发现,陈玥才觉得事情不对,上来学校查看情况,他看到了冒充自己哥哥的罗笙,想起来曾经跟踪过的那个女生身边有一个男朋友,就是这个冒充陈锚的人,于是他打算报仇便潜入寝室楼杀了那四个女生,却没想到冯学姐早就已经搬离了原来的地方,那他发现不对的时候为什么不走呢?”

    “他是个变态啊,以杀人为乐。”刘颖说道。

    “也可能是潜入的时候被发现了。”顾紫补充了一下。

    “案发之后他不能在学校里随意走动,就失去了找到冯学姐的机会,于是就从老宅子溜出去到了酒吧处理一些事情,顺便看看哥哥有没有留下什么,恰好被我们发现了。”

    小小点了点头,顺着顾紫的话继续说道,“于是那些贪官大臭虫为了掩盖之前的罪恶,怕陈玥把他们供出来,就伤害了小刘同志把他放了出来,原本是想把他送走,没想到陈玥没有按照他们的指示做反而回了小木屋,最后的最后,他一定要杀了罗笙为自己的哥哥报仇。”

    “是。”顾紫低垂着眼眸点了点头。

    “最可恨的就是那些大臭虫了,没有他们陈玥早被抓了,哪有后面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刘颖恨恨的说道。

    “恩。听说沈队长他们已经在医院抓到一个了。”

    “医院?”小小惊讶道,“他们去灭口小刘?”

    “是。”顾紫点点头,“就在沈队长准备要把陈玥押回警局的时候接到的电话。幸好提前安排了信得过的人在医院防着,否则只靠一个负责照看刘警官的女警官恐怕真的两个人都要没了。”

    “那应该知道是谁了是吧?”刘颖问道,“那些个在警局无法无天的,都应该能被抓到了吧。”

    “但愿吧~”顾紫看了看窗外漆黑的夜色,缓缓道,“可是哪有那么容易呢,那些个哪个不是人精,放出去在明面上做事的其实都是弃子,早就已经打点好了一切,真的那个,永远不可能那么容易让你抓住。”

    顾紫在宿舍所说的话,对于顾紫寝室所有人来说不过是一句感叹,而对于沈刚,陈秀和秀秀,山子他们来说就像是一道山,重重压在自己的脊梁上。

    去医院动手的,是早已经被沈刚察觉的人,原经文保的处长,现在政工科的副主任李靖,以及他得意的手下,殷商。

    陈玥也交待了,去审讯室放他并划伤小刘的就是殷商,而李靖则负责引开山子和方叔,没过几天小刘也醒了,人证确凿,哪个都跑不了,但是沈刚他们知道,他们没有抓到那条最大的鱼。

    李靖和殷商是弃子。

    他们的家里早已打点好一切。

    沈刚知道现在已经抓他无望,便把审讯重点放在了‘者’的身上。

    陈玥不知为何已经认定是‘者’派人杀了他的哥哥,便把他所知道的酒吧情况和运输线路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沈刚,沈刚按照他说的去调查时却发现‘者’早已经撤离的一干二净,只留下了巡捕者酒吧的经理让他查,可怜那经理还对所有事情一知半解,按他的说法,他只是听老板的话帮老板做事而已,但是酒吧所有的经营权却都在他身上,连所有者都是他。直到沈刚告诉他这个情况后,他才醒悟,自己已经被老板卖了。而老板却从未露面,连和他视频通话,都是背光而坐,看不清楚真面目。

    莫诚坐在办公桌前,看着沈刚递交上来的报告,手指里夹着烟,已经燃烧了一半,他却没有吸上一口,只是默默任它燃烧。

    半晌,他叹了口气,说道,“别气馁,狐狸总会露出马脚,这次他们放了很多弃子,损失惨重,总有一天能把他们一网打尽。”

    沈刚站在办公桌前,背着手,低着头,“小刘受伤的时候我想过,一定要把他们一网打尽,把这个毒瘤拔干净,可是现在....”

    莫诚放下烟,起身走到沈刚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敌人很强大。不仅是我们内部的,联系他们的是‘者’,这个组织还包囊了很多外部势力和国外势力,以现在的情况看来,不排除他们拥有雇佣兵以及非常强劲的武装力量。这些都不是你,我,或者任何一个人可以单独解决的。我们需要合作,需要信息,需要帮助。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庞大有实力有经济力有硬武器的团伙。”

    莫诚说着,走到窗前,看着远处几十米外正在重建的老房区以及百米外欣欣向荣的市中心,“我们要守护自己的城市,不能因为一次做不到就放弃,警队所有人都没有资格放弃,这是我们的家。一次不行就两次,一层不行就再挖一层,一层层的查下去,我就不信那些出卖自己家的人能一点都不露出马脚,能这么舒适坦然的活着。只要我们不放弃,事情就会有进展,不论好的还是坏的,接受他们继续前行,一定能得到我们想要的结果。年轻人,要扛住啊!”

    沈刚是第一次,听这个平时没事就笑嘻嘻的局长说那么多话,给他做这样的心理建设。

    ‘这次很难。’他默默在心里打了个底。但是就像局长说的,这样的情形,这样的形势,不可能因为难就放弃。

    “我会查下去,一层层剥开他们的伪装,知道S市里没有他们的毒瘤。”沈刚坚毅的对着莫诚说道。

    莫诚转过身来看着面前这个年轻人郑重又认真的神情,笑着说,“很好!”

    忽然他又想到了什么,开口说道,“陈秀......”

    “把他给我吧!”沈刚没等莫诚说完就接口道,“等他反省期满了,还是让他回来吧,他虽然有点懦弱,有点不着调,但是确是个好警察。”

    莫诚看着沈刚,笑着点了点头。

    沈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前去了趟厕所,就着冷水洗了把脸。轻声对自己说,先憋着,到时候让你们统统给我还出来。抬起头的时候却在镜子里看到了程光似笑非笑的脸。

    没等沈刚反应过来,程光拍了拍他的脑袋,轻声说道,“小学弟变聪明了。”说完就一晃一晃的走出了厕所。

    沈刚摸了摸被程光拍的后脑勺,觉得那块头皮有点发热,立刻思忖道,‘莫不是程光吃了辣椒没洗手?’

    一直到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沈刚还在思量刚刚程光的话,想必程光也是觉得现在不宜大张旗鼓的搜查,明面上还是要忍一忍,暗地里调查才是正道。所以打算来劝一劝自己这个执拗的小学弟。只是没想到,这次小学弟自己想通了。

    回过神来的沈刚又想到了莫诚说的那些话,他果断的打开电脑,找到之前柳炽留给他的邮箱,把近期S市的情况告诉了柳炽。

    他很赞同莫诚说的,他们需要帮助,不仅是武力上的更多的是信息的来源,柳炽在国外和‘者’打过几次交道,信息来源也充分,有他的帮助事半功倍。而现在这个形势,如果他走正式程序找柳炽帮忙,说不定反而会被人察觉。既然前几次合作造成他们两个私交还行,那适当使用一下柳队长想必不会介意,况且这不是顾紫也在S市么?

    沈刚撇了撇嘴角,打字的速度更快了,‘嗖~’发送成功。

    收到沈刚邮件的时候,柳炽正打算去离营地最近的一个城镇再打探一下形势。最近布基的局势越来越晦涩不清。如果有必要,他们需要尽早撤离,毕竟他们的第一要务就是保证医疗队的全体安全。

    而沈刚的这封邮件更是让柳炽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倒不是因为‘者’的所作所为。凭着以前的几次接触柳炽也能感受到这个组织有多大多深,所以他们做出任何事,柳炽都可以想象。这不足以引起他的烦躁情绪。这封邮件中唯一让他感到有点郁闷的,是沈刚提到的顾紫。

    她参与了那么多,那么深。可是和他的电话中,她一个字都没有提过。一个字都没有。

    营帐的布帘被人掀起,小云护士探了个脑袋进来,“柳队长您在呢?我们队长找你有点事,您啥时候方便的话到我们医疗队来一次呗。”

    柳炽松开了皱着的眉头,冲她点了点头,“我马上过去。”

    “柳队长您不开心呀?”小云护士好奇的问道。

    “没事。”柳炽拿起放在桌上的帽子,准备跟着小云护士去一趟医疗队,却又停住了身形,想了想问道,“小云护士,你要是遇到不开心的或者很麻烦自己不好处理的事会不会和男朋友说一下?”

    小云护士疑惑的看着柳炽,却又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柳队长,你女朋友不和你心事呀?”

    柳炽忽然被戳穿有点不好意思,他清了清嗓子,“没有的事,就是随便问问,走吧走吧。”

    “别呀。”小云护士倒是来了兴趣,反正她们医疗队队长的事儿也不急,就是问问柳队长啥时候进山里更深的林子打疫苗而已,但是柳队长这事儿多有意思呀,她在这里呆了这么久一直觉得柳队长虽然对人和善,碰到谁都是给个笑脸,但是却让人很难了解,他们部队里几个人是一起的,也不知道出生入死多久了,人家互相了解互相依靠那是正常的,就他们医疗队的人来说吧,照理说相处了这么久好歹得知道人家全名叫啥,哪里人这些最基本的吧,可柳队长就像个谜一样,就连严肃的像黑无常一样的老黑,有时候都会聊聊自己故乡的风光人情,就是柳队长,从来不和他们聊天开玩笑,关于自己的情况一句都不愿多说,你没见她现在还是用您来称呼柳队长的么。现在难得有这个机会,她不怎么能漏过去。等她回医疗队一说,那些在这里无聊的长蘑菇的医生肯定好茶好水伺候着等着听她说的八卦呢!

    她一把拉住柳炽,笑嘻嘻的说道,“女孩子不愿意和男朋友说呢,有几点,要么就是这件事说了容易引起误会,还不如不说,少了麻烦。要么就是这个女孩子天生毕竟自立,习惯自己处理事情,一直这样的个性让她想不到要请求别人的帮忙。最后么就是这两个人感情不深,女生不好意思麻烦人家。”

    小云护士狡猾的笑了笑,眉眼弯弯的,“最可怕的就是这个女生又自立,又感情不深。那她根本想不到和你说呀,即使日后想到了也会觉得当初没有麻烦你或者没有打扰你是正确的。这样的女孩子如果不赶紧加深羁绊,日后所有事情她都会闷在心里,然后你们两个不知道的事情越来越多越来愈多,直到最后想说也不知道从哪里说了,就这样算了。柳队长,您是军人,我想你不能开口随便说的事情已经很多了,如果女朋友也不说,那你们俩这是准备沉默着谈恋爱么?”

    柳炽愣了愣,眉目间闪过几丝惊慌,随即又平稳下来,笑眯眯的说道,“嗨,我就随便问问,你还分析那么多。赶紧走吧,去见你们队长。”

    “哎!”小云护士想抓住柳炽让他再说说,却一把抓了个空。“哎,这人真是的,怎么就不肯漏点东西出来呢。”

曜日和葡萄藤独家发布于女性小说专业网站-都市言情小说,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都市言情小说已开通手机网站,请使用手机访问wap.dushiyanqing.net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
最近阅读纪录:最近阅读纪录:
发表书评:
返回书目|推荐本书|加入书架|标记书签返回顶端↑
Copyright (C) 2002-2009都市言情小说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收录情人锁 22-曜日和葡萄藤、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