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首页 | 最近更新 | 最新入库 | 总收藏榜 | 周推荐榜 | 周点击榜 | 本站推荐 | 申请作家 | 作者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都市言情小说 > 光浅影淡 > 正文卷 第十章 力不从心
返回书目|推荐本书|加入书架|标记书签
小说阅读页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正文卷 第十章 力不从心

    林浅月也没想到也没想到阳瀚维居然会答应跟她一起到I区玩。当她跟他提这个想法时,他只提了一个条件就答应了。“别让我爸知道。”

    跟林浅月去I区前一周,阳瀚维特意请苏霓影周末跟他和林浅月出去逛商场,说林浅月的这些喜好他还不太掌握得了。苏霓影这段时间一直都忙得很烦,其实好几个周末都是不想动的,而且这种当电灯泡的事,得了吧。所以她当然一来就是拒绝的。然而后来,林浅月也给她发出了邀请。也是醉了,他俩这是商量好的一定要拉她出来啊。好吧,最后苏霓影还是没拒绝。

    而他们逛商场的时候,林浅月却不知怎的突然拉肚子了,于是匆匆进了商场厕所,半天没出来。在等林浅月的时候,阳瀚维先是关心苏霓影了几句最近工作忙不忙什么的。苏霓影倒不像林浅月,一句挺忙的就应付了。而之后,阳瀚维却忽然说起了拜托。

    “下周你那儿可能会有一批异常比较明显的测试数据进来,能瞒着老师吗?”

    苏霓影还没明白他是什么意思,转头微微挤眉迷茫地望着他:“什么?”

    “老师现在在往网络里加I区的一些数据样本,我不知道具体在哪,不过万一我去到了那些地方……老师会发现我去I区了。老师现在不同意我跟浅月走得太近。”不知道这样的解释……她还满意吗?

    “哦,我知道了。”苏霓影收起了迷茫,自然地收回了刚才落在他身上的视线,看向厕所的方向……她心里却是忽地一惊,然后缓缓再次朝阳瀚维转头,眉头微锁:“这是你故意的?”

    “是。不过不会让她难受太久,身体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苏霓影轻叹一声:“所以,她是借口。”

    “……我知道老师之前肯定跟你说过一切数据都不能给我。”真是难得,这件事她竟说赢了他。可总不能现在告诉她江妍的存在吧:“如果理由我现在不方便告诉你,但我可以保证我不会害你,你可以帮我吗?”

    “抱歉,不可以。我不是浅月,什么力所能及的都可以答应你。”苏霓影转过头,不再看他:“即便我不帮你,你也一定还有b方案c方案。那就别再在我这儿浪费时间了。”

    “他的命令那么重要么?”

    “难道在你那不是一样的么?”

    “那如果b方案c方案需要伤害别人呢?”

    “你……”苏霓影再次抬眼向他望去。

    “我只是应浅月的邀,加上顺便想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而已,本没有恶意。”没想到还是得逼她才能让她答应。

    “好了,我知道了。”他的其他方案,应该还要利用浅月吧……唉,算了,跟他过不去,好像也没什么好处。

    到了I区,林浅月先拉他到母校I大到处逛,回忆她在I大的各种经历。随后又是I大附近的景点,三天逛了九个景点。阳瀚维是真服了她的精力……不过精力充沛爱热闹的她却拒绝了参加I大的同学会,大概是因为之前那么自信,最后却落榜C大,怕尴尬吧。最后,林浅月提出带他去见见她父亲。阳瀚维拒绝了,称她父亲与和自己父父亲是认识的,她父知道就等于他父也知道了。可没那么大度的林浅月把这一切理解为了他还在拒绝她的借口。当天,她就自己一个人闷在宾馆逛网店,郁闷了一天。而紧接着的第二天……该回C区了。

    林浅月闷在宾馆的一天,阳瀚维却一个人偷偷去到了林云剑的公司附近溜达。他还是觉得江妍这个他亲手搭起来的造物的实力暂且无法估计,这么早就开启不太好……而且,还是放在别人的地盘上。也确是出于好奇,他想来看看这个AI造物真正运行起来是什么情况。而等他躲在附近的树后真真实实看到江妍从公司办公大楼出来那一刻起,他却忽然有些恍惚了。血流声?电流声?模糊的声音忽然到访,又一点点消失……他感到有些头晕,单手扶在太阳穴上,拧着狰狞的五官蹲下了。他完全被树干和树前的一行灌木挡住了。江妍出办公大楼后是要朝与他所在的地方相反方向的食堂去的,她也没回头看什么,没有注意到周围是不是有眼睛在关注自己。而等阳瀚维缓过头晕,江妍已经离开了他视线能及的范围。他感觉自己今天状态不太好,从兜里不知道摸出一个什么胶囊吃了下去,然后离开了林云剑公司回了宾馆。江妍饭后回办公楼,进办公楼大门前,她偏头不知道向哪里斜着瞟了一眼,然后进去继续工作。

    他们在I区玩儿的这一周,苏霓影让分析处理程序的输出先流向另一个自己写的过滤工具程序,经再次过滤的结果才会被发到阳贺小屏。不过为了搞这个过滤工具,她又熬了好几晚……“唉,好久没玩儿玩儿想玩儿的好好放松放松了。”而等阳师兄说的这一周真的过去,苏霓影却一直没看到有任何异常数据……只觉得最近累得一直有点儿昏昏沉沉的。而且因为这点,她还被阳贺说了好几次最近不会调节自己的节奏。她听着也就听着了,也不想去争辩什么,累。至于阳贺之前说的,想留她在这个公司的提议,她早已准备拒绝,只是还没想好理由怎么说最好。

    林浅月的情绪还是好处理的,阳瀚维第二天给她清空了购物车,她也就消气了,两人一同去机场乘飞机回C区。其实林浅月好多时候自己都觉得自己很好哄,只要满足她一点点小愿望,一般她都能消气。这一点上,她对阳瀚维相当满意。不过她有时候也会想,为什么黎源当初就是不懂呢。她喜欢他的故事,他却在让她靠近他之后渐渐收起了他的故事;她喜欢出众的他,然后她一点一点让自己也变得出众,以配得上带着光环的他,而他却与她相反一天天变得越来越平凡;最让她难以理解的是,最后她终于受不了与他分手后,他竟又重拾光环成为当时班里唯一一个考入了S大的人……这个人真的是,为什么一定要处处跟她对着来?不知道当时他说他们有缘分的这缘分到底是什么见了鬼的缘分。每每感到黎源与自己这貌合神离的恋爱状态,他还一直都是一副他不跟她计较的软柿子的样子,林浅月都觉得憋的慌……他对她好像处处宠溺,实际上给她和外人的感觉是她被附上一副爱瞎胡闹的形象。同学缘分尽了以后,她把他所有的联系方式也一并全部删除了。既然是见了鬼的缘分,躲远一点儿才是最好的吧。后来认识的苏霓影,其实……林浅月有时候感觉她的性子跟黎源也有几分相似。不过阿苏毕竟是个小姐姐,加上是那篇她发在T大杂志上的文章的粉丝。于是在林浅月内心,一直把苏霓影排在地位能力综合来看还不如自己的粉丝群里的。所以苏霓影的各种关照退让,林浅月多数时候觉得都是理所应当的。

    飞机晚了些点,阳瀚维和林浅月到S大时已是十一点多,S大里几乎已经没人了。真巧,走到回公寓的路上时,他们恰巧看到苏霓影独自一人走在前面。由于手上还拿着行李,他们没跑上前去跟她打招呼。而在离公寓楼还有一条街的一棵树旁,本就走得恍恍惚惚的苏霓影感觉头晕得厉害,抬手按了按太阳穴。又走了两步,苏霓影感到眼前的黑夜忽然一花,然后,她失去了意识。见苏霓影忽然倒在了前面,林浅月把手上的行李包随手扔给了阳瀚维,马上跑上前去。

    “阿苏?”有呼吸……林浅月又伸手测了测她的额头,好烫。“发烧了唉……”林浅月把她扶了起来。

    苏霓影在昏昏沉沉中缓缓睁了眼:“浅月?”只轻轻说了两个字,她就感觉呼吸有些困难,之后不得不大口喘气。

    “天呐,你这看来有点严重啊……你还走得动吗,走,我扶你去外面医院。”

    “好……”苏霓影无力地回复,她也感觉到了最近自己状态越来越不好。而她尝试移步时,却发现自己整个人都在发抖,很难自己站稳。

    双肩各背了一个包,手上还推着一个行李箱的阳瀚维也跟了上来:“浅月你先把行李拿回去放着。我车停在校门那儿那个停车场的,我背她过去,开车去医院。你待会儿再过来。”

    “哦,好。”这情况看起来确实很糟,不能拖,林浅月立即接过了他背着的行李。

    阳瀚维马上背起她,朝校门口去:“不舒服就马上跟我说。”

    “好。”夹在大喘气间吐出的这个回应并不明显。苏霓影又有些昏昏欲睡,而闭眼却觉自己心跳的声音和力度感都变得更明显。咚咚咚似一下一下敲在脑袋上,好难受。

    “别睡着了。”阳瀚维补了一句:“不用回应了,听到了就行。”

    很晚了,只有急诊还在。这种明显的高烧一来便被安排去吊了消炎的吊瓶。但药效没那么快,躺着输液的她脑袋依然不太清楚。护士问她感觉怎么样时,她只能说出“烧的慌”、“很晕”一类的。确实……头一瓶药已快要吊完,她还没有恢复正常体温。急诊医生给她加了一针速效退烧的。

    等到第二瓶消炎药换上来时,阳瀚维取来了刚拿到的检查报告给急诊医生。???一切正常,这……此时又一次给苏霓影量了体温的护士过来跟急诊医生说病人体温差不多降下来了。哦,降下来就好。急诊医生根据林浅月和阳瀚维描述她最近的生活工作状况推断应该是太劳累和有点上火导致的发烧,应该没有大碍,第二瓶打完就可以回去了,病建议让病人改变一下生活状态,不能给太大压力了。

    第二瓶水还有一大半,已是凌晨一点。退了烧,大概清醒了的苏霓影半睁开了眼,见一旁林浅月还坐在病床边上看着她:“浅月?”

    “嗯,我在。阿苏你现在觉得好点儿了么?”

    “嗯。”苏霓影试图起身:“不过这么躺着……感觉呼吸好像有点费力。”

    “等等,”林浅月立马抬了抬她的肩,按下病床旁的按钮:“这个床可以抬起来的。”

    “谢谢。”

    “我们还说什么谢。”随后林浅月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哈欠。

    苏霓影费力地扯出一个很难看出来的微笑。她微微抬眼看了看头上的吊瓶:“几点了啊,要不你先回去休息吧。”

    “说什么呢,输完液我还得送你回去呢。虽然医生说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但你现在身体还比较虚,不能逞强。”

    “那麻烦你了……你回去也帮我谢谢阳师兄。”

    “你要跟他讲话吗?他现在还在病房外面坐着,我去帮你叫他进来吗?”

    “啊?”苏霓影有些惊讶:“他也还没走么?”

    “我得一直看着你的情况呀,交钱拿药拿检查报告什么的就得他跑了。”

    “那你让他先回吧,现在只用等这瓶吊完就可以走了对么?”

    “嗯。让他留下吧,大晚上的我们两个女孩子走也不安全。”

    “……哦,好吧。”说的也是。

    林浅月看她一直也只能半睁着眼:“阿苏,你要是累的话就闭眼休息会儿。”

    “嗯。”连接在手背上的针管不断送来无色药水,冷冰冰的,即便闭眼,这不断涌入的寒流也让苏霓影完全无法维持困意,想要进入梦境。而此时心脏却似是对这寒流产生了敌意,苏霓影感觉它跳地一下比一下更快了……她也不知道在这瓶药全部吊完之前她究竟睡着了没。只是听到林浅月出去叫护士的声音时再次睁眼,果然,吊瓶已经见底。

    病房外,阳瀚维给阳贺说明了师妹的情况,并提出建议让自己来接手一些师妹的工作。阳贺也是吓了一跳,立即同意了给苏霓影减负,但拒绝了阳瀚维接手的请求。阳贺说自己会亲自接着弄苏霓影的工作。“为什么,始终觉得我不能完全信任。”阳瀚维对父唯一的的疑惑被他自己隐藏在内心深处,始终未让任何人触碰,包括自己。

    紧邻T区而隶属S城的I区是S城最落后的地方了,这里没有如C区一般的模糊了想象与现实的先进数字设备。不过相对A城来说,I区亦是实力强大、科技力量雄厚的地方。众传I区与T区相比最大的区别就是一种对先进力量的驱动力,I区中的这种驱动力也让聚于这里的众比T区的更积极,积极地聚力,也积极地生出向S城更西更发达的地区前进的念头。因此,I区人口不断向城中更西的其他区转移,而I区的人口来源却只是星星零零迁入的A城人。I区常驻者不多,而I区的常驻者……常常被认为是竞争中的败者,或至少,是能力不足的人。当然,不仅仅是I区,其实S城除最发达的C区外,其他区域中的常驻者都会被认为是弱者。毕竟S城众皆崇尚力量,并将这种崇尚融入众的教化之中。

    却总有教化不那么成功的案例。

    比如孟巡这个从C区逃离的人。他开始也并非直接去的T区,而是先到了I区。但在I区读高中的那段时间,身边的同学朋友都向往着更西之地,还偶有一二常讽刺他从C区来这里的愚蠢。于是他觉得I区,虽还有些与C区可以接上轨的技术和设备,可这环境……还是不是他想要的。I区的理念在他看来还存在着与C区如出一辙的对于力量的盲从,虽然好像,I区已经比C区温和多了。

    而现在在R区嘛,孟巡觉得他过得还是不错的,尤其是跟夏佳在一起之后。她既可以以出色的摄影技艺带来视觉上的享受,亦能时不时提出一些有意思的想法,而这些想法,大多还能化作他店里的收益。

    不过夏佳的感觉跟他并非完全一样的。夏佳认为,她对他最初就是一种简单的利用,他的金钱和资源,他愿意无私提供给她,那她就接受,毕竟自己真的需要。而后频繁的照顾却让她更频繁地想起那些她已经失去的人们。而对他,自己也渐渐生出超出利用和感谢的感情……也似乎,又给了灾难带给自己痛苦的机会。直到灾难不痛不痒地落到自己头上,夏佳忽有一段时间的迷糊,看见他对自己,正如当年自己对母一般的照顾。她可不能如母亲那样想着抛弃她,自己走向深渊一般再辜负了痛苦的幸存者了。她接受了他,也接受他对给自己工作任务上的宽容和放纵。但她却并未曾因与他在一起而得到什么精神上的快乐……正如她其实从不喜欢参与孟巡乐此不疲的同学聚会一样。所以有时候,她也会怀疑自己那时候接受孟巡,应该是灾后恐惧激发出的抱有钱人大腿的欲望而已。不过弱小的她觉得自己只能说话算数。

    灾后,夏佳跟苏霓影也联系过一次。她跟苏霓影说了她接受了孟巡。不过苏霓影那个时候正忙,只简单回了句祝福,并顺带问了问原因。夏佳只是回,我也不知道。

    夏佳也偶尔去当时灾后她被送去的医院检查一下脑情况……她偶尔也担心自己会像当年灾后幸存的母亲一样,虽幸免却留下什么隐疾。当然,每次她检查得到的结果都是未见异常。她来的次数多了,值班医生建议她干脆去看看心理医生好了。可,心理医生看病得多贵,夏佳只能心里默默叹一声,可能最近确实有点神经了,算了吧……夏佳离开后,另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男子进了她刚出来的那个诊室:“又给我这边招揽病人呢?”

    诊室值班的中年医生见他一副不屑的样子:“真难想象你是S大毕业出来的,我辛苦帮你揽活儿你还不高兴。怎么,现在就准备只靠去灾区救急混饭吃了?”

    “这样说得好像我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人一样。”年轻男子偏着嘴无奈一笑,将手上提着的餐盒放在诊台上:“你的外卖,老师。”

    “哦。行了,我要看下午的病人资料了,你忙你自己的去吧。”

    年轻男子转身朝外走。

    “黎源,等等。”

    “哦?”

    诊台前坐着的中年医生拿起诊台上已诊断病人资料里最面上的一份,移到诊台对面,食指在这份资料上轻轻敲了一下:“这个病人,A大旁边那次爆炸幸存的,具体的私人信息我已经抽走了。灾后心理你不是有点兴趣么,拿去研究研究吧”

    “哦。”黎源拿起资料大概晃了一眼:“那我拿回去看看,下午下班再还你。”

    “好。”

光浅影淡独家发布于女性小说专业网站-都市言情小说,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都市言情小说已开通手机网站,请使用手机访问wap.dushiyanqing.net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
最近阅读纪录:最近阅读纪录:
发表书评:
返回书目|推荐本书|加入书架|标记书签返回顶端↑
Copyright (C) 2002-2009都市言情小说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收录正文卷 第十章 力不从心-光浅影淡、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