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首页 | 最近更新 | 最新入库 | 总收藏榜 | 周推荐榜 | 周点击榜 | 本站推荐 | 申请作家 | 作者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都市言情小说 > 寐语真言 > 章节目录 番外:似是故人来(二)
返回书目|推荐本书|加入书架|标记书签
小说阅读页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章节目录 番外:似是故人来(二)

    出来时,有人紧跟其后。

    “安暖姐……等一等……”

    宋安暖转过身,是公司的另外一个作者。小姑娘很年轻,二十出头的鲜嫩年纪,做事很有冲劲儿。重要是小姑娘奇奇怪怪的想法很多,脑洞大开,写出的东西堪称奇特。

    她入行的时间要比宋安暖晚得多,却收获了大把的粉丝。

    对于宋安暖这种老掉渣的存在,小姑娘很是不屑一顾。就明确说过宋安暖写的东西她读不进去。

    年少轻狂,宋安暖从来都是客客气气的回:“你现在的年纪,不喜欢很正常。”

    路笑云走过来问:“安暖姐,你真的想试试吗?”

    宋安暖说:“回头想想再说吧,就算参加,也是打酱油,你不用太放在心上。”

    路笑云说:“我们很熟了,我才跟你说,你的风格只适合出版。跟大热的IP实在挨不上边,何必浪费那个经历是不是?而且,你的孩子不是上中班嘛,我觉得你们当妈妈的应该多关心一下孩子,孩子的成长需要陪伴,不然将来会有人格缺陷的。”

    提到自己的女儿,宋安暖就不想再给她好脸色看了。而且她狐疑:“你怎么知道我的孩子上中班?”

    路笑云忙说:“安暖姐,你可别误会,我可不是什么跟踪狂。是我姐姐家的孩子跟你女儿上同一所幼儿园,而且还是一个班。我也是那天替她送孩子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你,问了一下才知道,原来这么巧。”

    宋安暖虽然不是什么名人,但是,被不喜欢的人洞悉私生活,还是让她觉得非常讨厌。

    她神色冷淡的说:“是嘛,那真巧。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陆笑云叫住她说:“安暖姐,我说真的呢,单亲家庭的孩子本来就敏感脆弱,我外甥说班里的小朋友都嘲笑你的女儿没有爸爸,我觉得你应该多抽时间陪伴一下孩子……”

    宋安暖的脑袋一下就炸开了,内心所有的不适都涌了上来。

    她知道童言无忌有的时候有多残忍,因为她就是从哪个时代过来的。小朋友不会因为她缺少爸爸而去怜惜她,相反,他们会拿这个取笑她。当一群孩子围着她说:“你没有爸爸,你是野孩子。”的时候,所有的不安全感就全都爆发出来了,那是再多的母爱都不能抵御的。就像生命裂开一个巨大的口子,不会被轻易的填满堵住。

    宋安暖分明知道,父亲这个角色是任何是无可替代的,就算母亲也不行。

    她想到宋知时泪眼汪汪的样子,心脏抑制不住一阵紧缩。

    回去的路上宋安暖甚至想,不要让宋知时去上学了,或者干脆给她换个幼儿园。最后她挫败的握紧方向盘,知道一切都是徒劳的自欺欺人。就算没有那些嘲弄她的小朋友,宋知时也长到了一个需要父亲的年纪,她知道一个家庭要三个人才完整。就算那个缺席的人是个超级大英雄,太久了她一样会感觉失落,甚至不想原谅他。

    宋安暖将车打到路边停下。

    她茫然的望着窗外,日光打到哪里都是花白的一片。宋安暖目不转睛的盯着,心里渐渐生起茫然与绝望,她坐在车里,竟有痛哭流涕的冲动。

    遗憾的童年扼制得她透不过气来,但是,宋知时还不如她。她从来没有感受过父亲的温度,也不知道被他牵着手走,或者揽在怀里是种什么滋味。那些都离宋知时再遥远不过了,不是她编造一个近似传奇的故事,就能打消她所有的向往和遗憾。

    况且她又是那样鬼灵精的一个孩子,只怕“爸爸”早在她的心里萌动复苏了,就算没人提及,她也想要将他找来。

    宋安暖不到中午便回去了。

    刘妈妈见她没精打采,忙问:“怎么了?今天没去咖啡馆坐坐?”

    宋安暖放下包说:“去公司走了趟,觉得累,想回来睡一会儿。”

    刘妈妈说:“吃了午饭再睡吧,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宋安暖摇头:“不吃了,没胃口。”

    回到房间,她把衣服换下,要睡的时候想到什么,刻意摸索过手机设置好闹钟,这才沉沉睡去。

    最后也真是被闹钟叫醒的,那样吵闹,她烦躁的将铃声按掉。仰躺在床上一时想不起来自己要去做什么,疑问充斥脑海,直到刘妈妈敲门。问她:“暖暖,你起来没有?用不用我去接知时?”

    宋安暖猛地坐地身,这才想起定闹钟的目的是什么。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她的脸色不由微微发白,她惊恐自己的记忆力,竟然真的越来越差了。其实不光忘记接知时放学,有几次在熟悉的城市里穿行,她都是靠着导航才将车子开回来的。

    宋安暖难耐的闭上眼睛,刻意回想旧人的模样。

    那些熟悉入骨的人,很多已经如沙画一般被抹去了,她竟渐渐的忆不起对方的样子。

    刘妈妈没听到响动,又敲了两下门。

    宋安暖咬了咬手背,冷静说:“马上就去。”

    宋知时看到宋安暖,从一群小朋友中间冲出来,活力又笑容洋溢。

    宋安暖盯着女儿太阳花一样的灿烂笑容,心脏抽搐的感觉又来了。她伸手抱起她,挤出笑说:“今天玩得高兴吗?”

    宋知时点头说:“一个同学过生日,老师给每个人都分了蛋糕吃,我好开心。”

    “是吗,这么好的事情。”

    宋知时路上喋喋不休,根本不说小朋友嘲弄她的事。光是这一点就比宋安暖小时候坚强得多,那时候她受了委屈会哭鼻子,但是,宋知时不会,她永远笑嘻嘻的。

    她们没有直接回家去,宋安暖打算带宋知时去看电影,所以,晚饭就在外面吃了。

    她们去吃肯德基,宋知时吃薯条的时候,宋安暖问她:“知时,如果爸爸出现了,你会对他说什么?”

    宋知时显然也很吃惊,因为宋安暖是很少跟她讨论爸爸的。她停下咀嚼的动作,立刻两眼放光的看着她。

    “爸爸要回来了吗?”

    宋安暖隔着桌子看着她:“不是,我只是问问你,第一句想对他说的话。”

    宋知时想也不想:“如果爸爸出现了,我当然是对他说,爸爸,我好想你,你不在的日子,我一直很听妈妈的话。”

    宋安暖抿着唇,鼻子酸涩得厉害,她给予肯定说:“是啊,知时一直都很乖,很听妈妈的话。”她抚摸着她的小脸说:“但是啊,以后见到爸爸,也要替妈妈说一句,就说我们一直在等他。”

    宋知时问她:“你为什么不自己对他说?”

    宋安暖轻轻的吸了下鼻子:“因为我怕我忘记了……忘记了我在等他。除了对爸爸说,你还要拉着爸爸的手告诉妈妈,告诉我一直在等的人出现了。”

    宋知时被大人的复杂逻辑绕懵了,她一脸迷茫的看着她。

    宋安暖笑笑说:“好了,快吃东西吧,吃饱了我们好去看电影。”

    宋知时点点头,加快吃东西的速度。她想到什么,忽然抬起头说:“妈妈,就算我不说,爸爸也知道我们一直在等他的。因为,他肯定也想我们。”

    宋安暖用力咬着吸管,碳酸饮料猛然灌进,呛得她有流泪的冲动。

    电影院在商场的五楼,从肯德基出来,宋安暖拉着宋知时上楼。

    励志的动画片,画面清新,剧情奇特搞笑。观影的都是家长带着孩子,偶有年轻的情侣,坐在电影院最后几排。

    宋安暖的喉咙又开始发痒,极力控制,还是忍不住咳了起来。

    她弯着腰,捂住嘴巴,尽量将声音压低。

    此时从后面伸过一只手,将一颗糖递给她。跟小棉袄宋知时有一样的用心,宋安暖感动的回头,一个可怜的小男孩儿说:“后面的叔叔给的。”

    宋安暖看过去,电影院内光线暗淡,后面一对情侣动作亲昵,她不好一直往后看,转过身后,剥开后含到嘴里,薄荷的清新一下就弥漫开了,咳嗽果然缓解了很多。

    本来想出来的时候道谢,但是,一散场,人群混乱,更分不清谁是谁了。

    宋安暖还是抽了空闲的时间到医院去。

    脑科的医生详细寻问了她的病情,接着问她的脑袋有没有受过重创。

    宋安暖想了下说:“我以前出过两次车祸,有一次受了挺重的伤,脑袋出现轻微的脑震荡,但是,医生说问题不大。”

    医生开了单子,先让她去做检查。

    拿到结果后,宋安暖又返回来。医生仔细看过,亦觉得她的脑袋没什么问题。既没有血块之类压迫神经的东西存在,也没有任何病变发生。

    “你应该是太累了,没有休息好导致的记忆力减弱。我给你开点儿安眠的药,回去吃一段时间试试看。回去后好好注意休息,别太劳累了。”

    宋安暖应承着,但是,又觉得问题不会这样简单。

    她不是轻微的健忘或者遗忘,而是记忆大面积涂抹似的消亡。

    以至于现在闭上眼睛,宋安暖已经记不得几乎全部大学同学的相貌了,那些原本鲜明的特点,也都像被用洁白的纸糊上了一般,任何人都无甚分别。甚至连宋妈妈的面容都开始模糊起来,还有蒋如意,陆湛风,沈仲凌,……宋安暖手指颤抖的抓起单子,她不敢再想下去了,想身就要离开。

    医生又忽然叫住她:“除了会遗忘一些事情,没有其他奇怪的表现吧?”

寐语真言独家发布于女性小说专业网站-都市言情小说,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都市言情小说已开通手机网站,请使用手机访问wap.dushiyanqing.net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
最近阅读纪录:最近阅读纪录:
发表书评:
返回书目|推荐本书|加入书架|标记书签返回顶端↑
Copyright (C) 2002-2009都市言情小说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收录章节目录 番外:似是故人来(二)-寐语真言、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