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首页 | 最近更新 | 最新入库 | 总收藏榜 | 周推荐榜 | 周点击榜 | 本站推荐 | 申请作家 | 作者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都市言情小说 > 邪王的嫡宠妖妃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龙凤宝贝很彪悍(完)
返回书目|推荐本书|加入书架|标记书签
小说阅读页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龙凤宝贝很彪悍(完)

    呼哧,呼哧……

    呼哧,呼哧……

    剧烈的喘息声,在黑漆漆的通道中回想着。

    窸窣脚步声,伴随着喘息,也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鬼地方,发出更大的回音。

    三个孩子脚步凌乱的奔跑着。相对两外两个女孩而言,慕勋的体力比较好,但再怎么好,他也只是个四岁的孩子,在这陌生的环境中,也会恐惧,甚至……绝望。而此刻,面对两个娇弱的女孩子,他反倒被激起了一种保护欲,宛如他们的父亲保护母亲那样,站了出来,指着一处隐蔽的小道,对妹妹说:“慕悦,快,快和谷雨朝那边跑……”

    “那你呢?”喘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慕悦,死死地抓着兄长的衣角,不让他离开半步。

    “我——我去引开那家伙!你快跑,不管发生了什么都别回头,千万别回头听到没!”浸透着威严的声音,带着淡淡的锋芒。无忧无虑的男童蜕变成有担当有责任感的男孩也只是一瞬的事儿。

    “不要,有什么事儿都要一起去!”慕悦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开慕勋,他们俩从出生起,就一直在一起,同吃同睡同屋住着,虽然说她有时候很讨厌这个好色无比,又十分不靠谱的兄长,但不得不说,这毕竟是一脉相承的兄长,她还是很爱他的。

    此刻,慕悦紧紧地抓着慕勋的衣角,无论他怎么掰,就是不放手。

    那双绿幽幽的眼睛,越来越近,暗淡的无法照亮周围的烛光下,那就一团体积庞大的黑影,在渐渐的靠近中,令慕勋紧张的也不顾上温柔了。爆发力极强的一把扯开妹妹的手,狠狠地退了她们一把,奶声奶气的吼着:“乐央郡主,本王以你兄长,未来家主的身份命令你——快走!走——”

    巨大的危险面前,谷雨不知哪儿来了勇气。也许是慕勋的眼神激励了她,也许是单纯的想要躲避身后追逐的危机,她拉上了平日里比她力气还要大很多的慕悦,跑了!

    “哥——”

    生离死别似的长唤,慕悦似乎是第一次这么认真地叫她哥哥,包含深情。

    一股热流冲出眼眶,颠簸着脚步奔跑着的慕悦伸手摸了摸脸颊,这才惊觉,她——哭了。

    绿色的黑影逼近。

    岔口处,那声音仿佛有心智与判断力,在中央停下了。

    影子迟疑的用那双绿幽幽的眼睛,看向了慕悦离开的方向。

    屏住呼吸,命令自己一定要镇定的慕勋,随手从墙上抠了块石头下来,狠狠地朝那双绿眼睛砸去,哑着声音尖叫着:“笨蛋,我在这儿,有本事来追我!”

    ……

    一路狂奔,慕勋拖着仿佛灌了铅似的小短腿,拼了命的逃着。

    眼见着身后那“怪物”渐渐毕竟,早就累瘫了的慕勋,此刻完全是凭借着自身的求生本能,在这看上去极为复杂的通道中逃窜着。按照母妃原先说过的话,他一遇见岔道就往右走,遇见一些奇怪的石板,就照着小时候跳方格的路一路奔打过来,有惊无险的是,身后追赶的“怪物”,几次踩到了机关,而他却一路平安。

    渐渐地,体力透支的快要达到临界点了,慕勋实在跑不动了,正想着“完了完了,这次铁定要被怪物给吃了”时,他忽然看见了一道亮光,从前方的石缝里投出来。心中燃起一丝希望,一个念头随之划过脑海!

    ——有光,那一定能够通往外头!

    这一高兴,人就有了力气,慕勋再度从此,但却发现自己的腿怎么也迈不开了。他焦急的拍打着腿,耳际却充斥着那粗重的呼吸,不是他的,而是身后的“怪物”的。吓了一跳的慕勋急忙转身,看着那双绿幽幽的眼睛,差点尿了裤子。此时此刻,天知道他有多想叫娘,有多恨把他从安逸的王府里给拐带出来的妹妹。不过,继承了父母良好基因,后天又收到很好的教育的慕勋并没有因此而受挫,反倒镇定了下来。

    他仔细想着,这一路过来未免也太平顺了。但这平顺并不是因为这里的陷阱不够很,而是因为他平日所学,不论是机关巧簧,还是旁门左道,这所有的陷阱,似乎都是专门为他设定的一样,每一处都是他最为熟悉的。这样算来,那前头这束光,恐怕不是求生的路线,而是一道虚掩的幌子。母妃曾经说过,越是接近事实的时候,就越要冷静,不能因为急切的求生,而失去理智,到头来白白丧命。虽说他并不理解着句话更深层的含义,但浅显的意思,他还是明白的。

    所以在他镇定的分析了一番后,虽然觉得不可思议,却还是按照自己心中的想法执行了。他运用着从荷苏婶婆那里偷师来的旁门左道,小心翼翼的,用不惊动身后喘息着的怪物的小动作,在身后的墙面上摩挲着。

    那里应该又快石板刻画,沿着线条摸起来,好像是只——狐狸?!

    肉肉地手指尽力的往狐狸头上抹,最后摸到了两个圆弧。

    应该是狐狸眼睛吧!

    他想了想,又继续摸索。

    好半天,眼瞅着身后的绿眼睛怪物,又要站起来的趋势,他吓得手一抖,竟然在不经意中,把图画上的俩圆弧给同时戳了进去。

    天啊!

    他还没判断好,那对那的机关,竟然就开启了。这万一要是八卦阵里的“死门”可怎么办,他还不想把小命交待在这儿。

    地动山摇。

    身处之处发出轰隆轰隆的机关转动齿轮轴的声响。

    死死地扒着墙壁,慕勋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任凭脚下地面换动着,也不敢动一下。

    他一遍遍的命令着自己,要冷静,冷静……

    而就在他好不容易冷静下来时,忽然觉得脚下一空。

    手指还扣在墙壁上的洞洞里的慕勋,因为脚下的空当,不经意的尖叫一声。

    “啊——”

    “小孩!”身后的怪物突然叫了声。

    慕勋吓得一哆嗦,没敢回应。

    而这时,慕勋觉得一阵劲风划过,接着却听一道咒骂从脚下传来:“紫涵!你个死女人,连祖宗都坑……我不会放过你的,啊啊啊——”

    慕勋听见自己母妃的名字,愣了下,还没回神,就听一阵机械声传来,掩盖过了那鬼哭狼嚎的吼叫。

    狡黠悬空的地方,终于落实了,吓得全身冰冷的,仿佛被人放干了血似的慕勋,总算松开了手,站在了地上,他塌了踏地面,全无血色的小脸上划过一丝安心的笑意,但那笑容极为无奈。回想着那“怪物”落下前的嘶吼,他有那么点儿明白了,难怪这一路上他那无良的爹娘都没找过来,原来,这就是他们设计好的。

    可是追了他一路的那家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还有他去了哪儿,是掉到陷阱里了,还是……

    “哎呀,糟糕,慕悦——”猛然想起了妹妹,毫无力气的慕勋使劲撑起身体,从地上爬起来,转身就想往回跑,去寻找妹妹的下落。但这时,那透着束亮光的地方忽然裂开,从一丝丝缝隙,逐渐扩大,裂成了一道拱形门时,才骤然停下。

    在地下呆了太久,没有见到阳光的慕勋,使劲揉了揉眼睛,好容易适应了那阳光,才走了出去。

    这一出来,他就瞪圆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的左右看着。

    这——简直就是个世外桃源!

    身处海岛,四面环水,而眼前却是榕树葱绿,荔枝丹红,堪比夏阳叔叔形容的蓬莱仙境,琼语仙山,总之是一副令人陶醉、向往的美景。

    套用句诗句怎么说来着?

    ——地近蓬莱,海市仙山瀛客话;神来湄渚,绿榕丹荔故乡心。

    难道这岛上真有神仙,他和红楼梦里那贾宝玉似的,一梦入仙门,见美女去了?

    慕勋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景象,迈动了脚步,朝前走着。

    他仰望着最高处那巍峨的行宫,却又有些怯步。总想着叶荷苏说过的那些鬼怪故事,琢磨着自己会不会是被鬼蒙了眼睛,把海市蜃楼当成真的了。这鬼地方,要万一真是海市蜃楼,他爬一半,一脚踩空摔悬崖了,掉海里估摸着也得来个海水拍崖,粉身碎骨。

    不行不行,得判断清楚再走!

    慕勋往后退了两步,却见身后的洞口已经没了,但就转转眸珠的功夫,另一边的草丛突然动了下,俩蓬头垢面衣衫凌乱的小萝卜头从草丛后露出了个脑袋。

    慕勋惊了一跳,宛如兔子似的,一蹦三跳的往后缩去,同时大叫了声——

    “哇!有鬼啊!”

    “鬼你个头!”一块石子夹杂着草屑朝他迎面砸来。

    慕勋躲闪了下,就听那熟悉的声音咋呼开来:“臭慕勋,你看清楚,我是慕悦,慕悦啊!”

    “啊?慕悦?!你怎么搞成这样子了,跟个泥猴子似的!还有……你,你对我家漂亮老婆做什么了,她怎么也和你一样,弄成这副鬼样子啊!你还我老婆……”

    嚷嚷着,慕勋朝两女孩子冲过去。虽说嘴上不正经,但行动上还是极为仔细的拉住了妹妹,认真的上下看了她一遍,仔细检查着她有没有受伤。

    “呸呸呸,你才泥猴子呢!不,是叫花子!”慕悦也担心的多看了哥哥两眼,虽说这眼神里夹杂着一些鄙夷,可这眼中隐忍的泪光骗不了人。

    说真的,这仨孩子还真谁都说不了谁,这外头都差不多,弄得一身脏兮兮的,衣服这儿破一块,那儿缺一块的,满身狼藉。相比慕勋,慕悦掉了只鞋,谷雨甚至缺了半边袖管儿,见了慕勋这么直勾勾的看着自己裸露在外的半边膀子,修的不行,直往挨了她三分之一的慕悦身后躲。

    而这几个孩子,裸露在外的肌肤,都有着大小不一的伤痕,估摸着身上也有些青紫。慕勋的手指头因为之前太过紧张的扣着墙壁的凹陷处,用力过猛,以至于指尖都磨破了,还在流血。但他似乎压根就忘了手还在疼,摸出了身上唯一的一瓶创伤药,递给慕悦,让她和谷雨用。并且从中衣上撕下了几块布条,扔给了慕悦,让她包扎伤口。

    “哥,还是你用吧!你的手指头还在流血……”慕悦越说声音越小,眼里流转的眼波中,荡漾着一丝丝感动。

    慕勋推拒,慕悦强行抓住了慕勋的手,手法笨拙的给他处理着伤口,并嚷嚷着让谷雨过来帮忙。

    谷雨走了过来,抓住慕勋的手,水做的女儿家,瞧见这满手的血迹,就忍不住哭了。轻轻地拖着他的手,看着慕悦专注的上药的样子,水光潋滟的眸子就朝他转了过来,低声问:“小王爷,疼吗?”

    “嘿,不疼!我是男子汉,不疼的,只要你别再哭了,我就更好了。你要一哭,我这心就跟着疼,然后就浑身疼了……”慕勋皱着眉头,空下的手摸了摸脑袋,咬着牙根儿忍着痛,并用这油腔滑调的口吻,哄着谷雨。

    最看不得慕勋这幅样子的慕悦,故意加重了包扎的动作,狠狠地勒了他一下,低声玩笑道:“哼哼,不疼是吧!男子汉是吧!我看你就是欠缺疼痛教育,好了伤疤忘了疼,伤的这么厉害,还不忘记调侃美人。你啊,要不该该这色胚毛病,总有一天坏在女人手里。哼,也不知道,咱们家怎么会出了你这种色胚,简直——可耻!”

    不止慕悦,其实他家很多人都想不通。

    按理说,这恪亲王和王妃简直是全国夫妻的典范,一代一双人,携手共度,风雨同舟,小日子也照样甜甜蜜蜜的。而这几年,也不是没人想过要插在这两人之间,倒不是破坏他们的夫妻关系,而是因为这根深蒂固的思想。大家都认为,男人那有不喜欢三妻四妾的,谁知道,他恪亲王就是个特列,抛开嫡妻,没一个能近的了他的身。不,别说近身了,就是让他看一眼,他都没工夫。

    只可惜,父母的专一,没有遗传给目前为止,唯一的儿子。

    “嘁,要不是你整天钻到钱眼里,我们会搞成现在这样儿吗!有的说我,还不如说,是你自己贪财,非要来这儿挖什么金币。结果呢,结果呢——金币我是没见到一枚,怪物、陷阱、野兽倒是一波又一波的!真不知道咱们家,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贪财鬼、吝啬鬼,钻到钱眼里就出不来了的满身铜臭的财迷,真叫——家门不幸!”

    缩回被包的和熊掌似的的手,慕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身后的小土丘上,口齿伶俐的回敬着妹妹。

    而慕勋说的半点也不夸张,慕悦对钱的贪爱,的确超出想象。这和一向出手大方的恪亲王,及挥金如土却也极为能够赚钱的王妃来说,截然相反。有时候,若非这两孩子和他们的父母长的实在太像了,你还真得怀疑一下,这两娃到底是不是他们亲生的,会不会是哪个稳婆给掉了包!

    “什么叫家门不幸,要都像你这样,咱家早就败光了,我这叫又长远眼光……”

    “对,你眼光长远,远的咱们差点在这儿送命!”

    “哼,你这不没死吗!”

    “我呸呸呸,你个乌鸦嘴,我死了你才高兴吧!”

    “你,你……我讨厌你!”

    “哼,真好,我也不喜欢你!”

    两孩子又吵了起来。

    而这一吵闹,反倒让木然站在一旁的谷雨清醒过来。

    也许是因为劫后余生,让谷雨迅速成长了。她虽然一直眼泪汪汪的,但远远比这两个人小鬼大的小萝卜头冷静,至少在这个时候,她不会吵架,而是转脸朝四周看去,目光戒备中暗暗地夹着一丝犹豫,似乎在寻找这什么。

    “小王爷,小郡主,你们别吵了!有没有觉得,有人一直在看着我们!”回想着在地洞里遇见的一切,似乎冥冥中就跟注定好了似的,她和慕悦就都落入了那个圈套之中。

    在和慕勋分开后,这一路跑的也不怎么顺利,明明追着慕勋走了的影子,不知道为什么,也跟着她们去了。而这一路上,她们遇见的危险,估计并不比慕勋的少,甚至她们还见鬼的碰见了“鬼迷眼儿”。先是又一堆璀璨的金子堆积在面前,引诱着慕悦过去,再后来她又看见了自己失踪了的父亲……

    两孩子安静下来,面面相觑的看了眼,都收敛了神色。

    别说,他们也有同感。

    四周打量了一圈,并没有察觉什么一样,三人先后坐下,互相说着分开后各自的遭遇。讲述完后,慕勋慕悦摸着下巴,对视一眼,点了点头道:“中计了!”

    “哥,你也觉得是那样?”

    “嗯,我也觉得。”

    “那咱们去那边看看吧!”

    “好!”

    慕勋慕悦再度达成统一协定。

    两人先后站起,就要往那边高大威武,如若仙山的行宫走去,而谷雨却一头雾水的跟着站起,拉着两孩子说:“小王爷,小郡主,你们这是再说什么啊!这还上变数多,那边有可能是鬼山,上去会死人的!”

    “谷雨我保证那不是什么鬼山,而且何老爹有可能就在上头。走吧,跟我们上去看看。”慕勋伸手捉住谷雨的手,也顾不得这一身上下的狼狈,左边牵着妹妹,右手牵着谷雨,一行三人往山上上去。

    这一路,出奇平静。

    直到他们走到路的尽头时,迎面就是行宫的门。

    慕勋和慕悦合力拍门,衣带飘然的美人儿开门迎接。

    “恭喜小王爷,小郡主平安抵达。王爷的使者,正在里头候着您们……”

    使者都弄来了,这事儿似乎闹的有点儿不一般。

    慕勋慕悦整理情绪,随着那位女子朝正殿走去。谷雨没见过这阵势,下意识的低头,却又时不时地抬眸,打量着周围宛若仙境般的景致。

    到了巍峨的大殿门口,仙子似的侍女对两位小主子行礼,转身朝谷雨温柔的笑着,递出手:“何姑娘请随我来,您的爹爹,正在厢房里等着您。”

    一听说爹爹在,何谷雨可顾不得别的了,反正这儿看上去应该是慕勋慕悦的地盘,没有人会伤害他们,她也就安心的极有眼色的跟那名女子一样,还礼,并将手递给她说:“有劳姐姐带路。”

    “奴婢不敢,何姑娘唤奴婢一声鸠儿即可。”侍女不卑不亢的说了句,伸手牵住谷雨,带着她在慕勋默许的目光中离开。

    慕勋慕悦并不知道这里头到底有何猫腻,两人却都严阵以待,相视,交换了个眼神,就牵起了彼此的手,朝梦里走去。

    一位黑衣男子背对着他们,短打精装却已经透露了他的身份。

    “修远伯伯!”

    “伯伯,你就是使者?”

    两孩子一前一后的惊呼发问。

    男人转身,朝两人颔首,同时从腰间取下一枚刀玉,在两人面前晃了晃:“两位小主子,末将带了王爷王妃的口谕。”

    “这果然是父王和母妃设计好了的?”

    男人点头。“不错,正是如此。”

    “他们还是不是我们的亲爹亲娘啊,一路上那么危险……”

    “慕悦!”

    皱眉,慕勋小大人似的喝止妹妹。

    严修远嘴角微勾,朝慕勋点了点头,眼神略带赞许。接着他从袖管中拿出两个锦囊,分别以不同的颜色,交给两个孩子,并道:“恭喜二位小主子通过试炼。原先王爷王妃是要亲自来的,但王妃在动身前一夜分娩,诞下小公子,所以未曾前来。”

    “王爷王妃安排这次试炼,是为了让你们认识这里,同样也是想让你们发现自己的弱势。”

    严修远转眸,目光从慕悦脸上滑向慕勋,顿了下开口:“世子,你不是软弱无能,贪好美色的纨绔子弟,你也可以很有作为,也可以保护你想要保护的人。王爷此次安排,便是想让你明白这一点,想让你在自行发展的同时明白,自己将来要做一个有担当的男人,而非安逸好色的公子哥。”

    在慕勋垂眸时,严修远转眸,将视线投向慕悦,接着说:“郡主,你的弱处在于好财,但这一路上,你保护谷雨,维护兄长,可见生活中,钱财并不是全部。而在这孤岛中,生存永远比钱重要,王妃希望你懂得,相比金钱,这世上还有很多美妙的东西,只是你还小,未曾领略……至于让你们来到这里,是为了让你们知道,如今你们站着的地方,就是王爷王妃百年后的所归,也是他们留给你们的世外桃源。”

    叹了口气,严修远伸手,制止了两位欲开口的小主子,继续说:“王爷王妃能够有今天,全赖他们不求功名利禄,懂得收敛。如今在位的是昭帝,但若有一天昭帝仙游,王爷王妃百年,下一任皇帝可不见起能容得下一个名头盖过了他的皇室子弟存在。所以王爷王妃希望你们记住这个地方,日后一旦出现任何问题,就带着家世,躲进来,在这岛上隐姓埋名,平安度日。”

    ……

    一夜豪赌,可以败净家产。

    一夜政变,关乎家门荣辱。

    而一夜旅程,若是了悟了,则能够瞬间成长!

    当慕勋慕悦从大殿中走出时,两个人还是天真烂漫的孩子,但心中却沉淀了一份别样的睿智。

    他们登船,随着众人离开。

    而作为下一代的他们的人生旅程,才刚刚开始……

邪王的嫡宠妖妃独家发布于女性小说专业网站-都市言情小说,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都市言情小说已开通手机网站,请使用手机访问wap.dushiyanqing.net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
最近阅读纪录:最近阅读纪录:
发表书评:
返回书目|推荐本书|加入书架|标记书签返回顶端↑
Copyright (C) 2002-2009都市言情小说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收录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龙凤宝贝很彪悍(完)-邪王的嫡宠妖妃、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