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首页 | 最近更新 | 最新入库 | 总收藏榜 | 周推荐榜 | 周点击榜 | 本站推荐 | 申请作家 | 作者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都市言情小说 > 岂止钟情 > 章节目录 第87章 欲望
返回书目|推荐本书|加入书架|标记书签
小说阅读页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章节目录 第87章 欲望

    求婚这事其实季清晚还真的没怎么当回事,觉得应该就是盛瑜随口一提的。

    毕竟这话说完之后, 他也没再说过。

    而且这事确实有点太仓促, 两个人虽然是见了家长, 但时间来说有点快,季清晚对这个完全没想法, 如果硬来说,那可能就是一张纸, 加上一个合法的同居协议。

    ......

    时间很快过去, 季清晚带盛瑜回了季家过了年后, 懒洋洋地在家窝了几天后, 因为行程的原因出了趟国外拍摄画报,而王薇艳看准时机给她接了几部电影剧本让她选选有没有喜欢的。

    季清晚收到翻看后选了一部新人导演的剧本,没等多久后就进组开工了。

    而盛瑜开车送她去片场, 季清晚坐在副驾驶座上,翻看着剧本,时不时记背着什么。

    “休息会儿, 这纸你能看出花儿来?”盛瑜瞥了一眼身旁的人, 淡淡道。

    季清晚点头应着,可眼睛依旧看着膝上的剧本。

    盛瑜轻“啧”一声,“我的话这么没有威慑力?”

    季清晚闻言, 轻笑一声, “好,我不看了。”

    应着,她老老实实的合起了剧本, 侧头看他,“盛老师有什么话要嘱咐我的吗?”

    “嘱咐?”盛瑜挑了下眉,“这还是生离死别,永不相见了?”

    “生离死别倒不是,但也有几个月的时间。”季清晚眨了下眼,“前几天你还不是在说这事?”

    虽然知道是工作需要,但盛少爷听到她的话后也要借机发挥一下,拉着人闹腾说着要补偿。

    肉偿的那种。

    盛瑜打着转向灯,慢悠悠问:“我说了难道季老师还会留下?”

    季清晚歪了下脑袋,点头,“会的。”

    盛瑜闻言一愣,没料到她会这样说,可下一秒这女人接着又道了句,“心留给你,我人走。”

    “……”

    盛瑜轻嗤一声,“敢情我在谈的是柏拉图式爱情?”

    季清晚嘴角微微弯笑,“也行啊,但也不久就几个月,盛老师忍忍。”

    “不忍。”盛瑜语气淡淡,“我要在这儿买个房子,搬家。”

    季清晚听到这儿,实在是没忍住,笑出了声,“盛老师,过分了啊。”

    盛瑜也不和她开玩笑,看了眼时间,“睡吧,还要一会儿。”

    季清晚摇头,“我不困,我看——”

    想说看剧本的,想到这人又会说她,话音微转,“——看风景。”

    见她还挺乖,盛瑜轻笑一声,而一旁的手机忽而响起,是季清晚的。

    她看了眼屏幕随手接起,“喂?”

    “你去哪儿了?”任尤州的声音从电话里头传来,直接开口问话。

    季清晚眨了下眼,“我进组拍戏,有事?”

    任尤州明显失望,“你拍戏去了?”

    “不然?”季清晚悠悠问:“你以为我想你这么闲?”

    任尤州轻“啧”了一声,“那你家盛少爷呢?”

    季清晚扫了眼身旁的人,“他开车送我去拍戏。”

    任尤州奇了,“嘿,你是没车还是怎么样?这都要人送?”

    季清晚无语了,“你很闲吗?在这儿和我说这些废话?”

    任尤州闻言叹了口气,“我闲啊,想着找你或者谁凑个牌友。”

    “……”

    “苏颜呢?”

    这少爷谈个恋爱动静可大了,一说话嘴里就要带上我家颜儿颜儿的,朋友圈里也从花天酒地变成了秀恩爱,现在就差人尽皆知了。

    果然一提到这儿,任尤州又叹了口气,“她出差去了,不然我也不会找你这无趣的人。”

    “……”

    “挂了。”

    话音落下,没等他反应,季清晚直接掐断了电话。

    “任尤州?”盛瑜问了句。

    季清晚应了一声,“嗯,他闲着没事干,想找我和你玩。”

    盛瑜抬抬眉,“他多大了?”

    还找人玩。

    季清晚听着这话,想起了刚刚这人要搬家的话,突然觉得这少爷好像也要半斤八两。

    她侧头默默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

    被任尤州一打岔,路程也离得不远,片场很快就到了。

    到停车场时,因为是陌生车辆,盛瑜下车去登记,季清晚坐在车内给夏夏发信息说自己到了。

    信息刚发完,车旁的盛瑜开口唤了声,“阿晚,我手机验证码信息看一下。”

    季清晚闻言,拿过他放在座椅边的手机,解锁打开屏幕上自动显示出了锁屏前的画面。

    是常见的浏览器,搜索框上还打着两个字——【求婚】

    而搜索框下面自动显示的联想问题。

    ——求婚怎么求?

    ——求婚台词。

    ——求婚怎么样才感人?

    ——求婚跪哪条腿?

    季清晚:“……”

    气氛停了两秒,季清晚神情自然的返回主屏幕点开信息栏,看着上面的验证码,开口告诉他。

    然后随手锁了屏,放回了原位。

    盛瑜登记完,重新上车停好车位,送她去酒店和夏夏汇合。

    夏夏接到人,打完招呼后,盛瑜也没继续跟着,只是朝季清晚说了句,“我过几天来看你。”

    季清晚闻言一顿,神情自若的点点头,“路上小心。”

    两人相互嘱咐完,季清晚目送男人离开,看着了他高挑的背影凝视了几秒后,忽而开口唤了句,“夏夏。”

    “啊?”夏夏闻言扭头看她,“怎么了,晚总?”

    季清晚张了张嘴,话音微转,最终摇摇头,“没事,我们走吧。”

    这突然让她看到她不该看到的事,季清晚还纠结了一下下,可正式进组后,这事完全就被拍戏给盖了过去,早就被她忘到了脑海深处。

    而且盛瑜也完全没有提过这事,照样和平常一样拖着那副懒洋洋的样子来探班,偶然还占着她的房间,陪着人住下,当上了助理的职分。

    而有时季清晚休息,他也会拉着人闹腾,压着人求饶,美其名曰休息也不能太颓废,要多锻炼身体。

    几个月的时间随着这人的不要脸和骚话伴过,到了季清晚戏份杀青那天,她中午起来换了戏服,给盛瑜打电话说今天的行程。

    “今天杀青了?”男人懒懒散散的音调传来。

    季清晚“嗯”了一声,下车跟着夏夏往片场走,“今天会早点下,应该下午四点就可以了。”

    男人闻言沉吟片刻,“四点?”

    季清晚听着这音调,莫名觉得有点不对,这人可每天问她什么时候结束,现在怎么没什么兴奋感,反倒还有点太平淡了。

    但她还没来得及多想,片场内的群演已经开始站位,她见此,随口再和他道了句,就挂断了电话。

    手机放回给夏夏收好,季清晚迈步往拍摄区走,一一打了招呼后,准备进行拍摄。

    因为是最后的戏份,其实重点不多,把之前戏份内的零碎拍好,在最后结尾就可以。

    气氛倒是挺轻松的,季清晚基本一条过,但就是配角们屡屡出错,大概拍了十几条后,导演正式喊卡,季清晚才正式结束。

    下戏的时候,一旁的工作人员给她鼓掌庆祝杀青,季清晚含笑一一弯腰感谢,下场的时候夏夏接着人,但不知道从哪儿抱来了一束花递给她,笑吟吟的祝贺道:“晚总,恭喜杀青!”

    季清晚笑着点头接过花,只当是她是又搞起少女感的仪式。

    “晚总,我们走吧,先去换衣服。”夏夏看了眼时间,莫名有些催促。

    季清晚点了点头,迈步跟着她往自己的休息间走,随口问了句,“盛瑜来了吗?”

    夏夏闻言一顿,自然的摇摇头说:“没有,美玉还没来。”

    说着,夏夏打开休息间门,季清晚走进随口问了句,“现在几点?”

    “五点了。”回答完,夏夏按着人往更衣间走,浅笑道:“晚总,我们先换衣服吧。”

    季清晚有些莫名的看了她一眼,“你……”

    还没开口,夏夏直接关上了门,迅速开口:“晚总,我在门口等您。”

    季清晚看着自己面前的门板,眨了下眼,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什么,还没怎么想清楚,但她直觉有事。

    而且绝不是夏夏。

    她仔细想着,拿起自己的衣服换好后打开门往外走。

    屋外的夏夏听见声响,立即回头看,瞧见人瞬时一笑。

    季清晚看着她的完全没有掩饰的笑容,眼尾稍扬,“你接下来想让我做什么呢?”

    见她发现了,夏夏也没什么尴尬的,只是笑着,单手往右侧一请,“晚总,您这边走。”

    季清晚倒是挺好奇的,顺着她的意思迈步往前走。

    电影拍摄的地点是郊外一处的风景区,依山傍水的,而片场正好在山脚下,沿着山路而上有一座寺院。

    夏夏在前头带路,走出片场后,两人站定在山路斜坡下,她侧头转头对人,微笑道:“晚总,您现在往上走就好。”

    “上?”季清晚看着面前的斜坡,“我一个人?”

    夏夏点点头,“是的,您只要往上走就好。”

    季清晚闻言确实有些摸不清这套路走向了,看了眼朝她挥手微笑的夏夏,她应该不会说。

    季清晚只能无奈的,一头雾水的提步往上走。

    山路蜿蜒盘旋着,因是斜坡徒步往上走,确实会有些累,但风景却很好。

    五点接近傍晚,远山落日余晖洒在山边的道路,映红中带着微黄,光线微亮带暗。

    山道上行人已经渐渐消散,季清晚持着散步的心情沿路走着,直到走过那道平缓的斜坡后,她渐渐觉得有些累了。

    气息有些不稳,她轻喘着气,站在山腰处的山道上,仰头看着前边隐隐露出半边的寺院红墙,青瓦屋檐,偏了便头往山边外的风景区看。

    她观赏了一会儿,正想着不知道还要走多久。

    可身侧忽而传到了一道细碎声,似是枝桠轻踩着,脚步声传来。

    余光轻扫过人影,她下意识抬头看去,瞬时看到了身后的人。

    山边的映红霞光轻洒在地上,男人身影修长,步伐平缓,踏过昏黄走来。

    穿着熟悉的暗色风衣,少了那顶黑色鸭舌帽,清隽的颜,但微垂着眼,透着一贯懒散的神情。

    下一刻,眼睑轻颤,盛瑜抬起了眼。

    露出那双漆黑的眸子,如初见一般的惊艳又勾人。

    格外熟悉的一幕。

    当时停滞在山脚间的无力前行的她,而突然闯入的男人。

    懒散的,毫无在意任何事,却依旧拖着那散漫的神情好心帮了忙。

    那时她只当是路人,不曾在意过,也从未想过能与他再次相遇。

    可人生不能猜测,她遇见了他,融入了血肉里,走进了她的心。

    然后托付了她的一切。

    而现在历史似是有意的重演。

    男人站在山边,垂眸看着面前人,拖着淡淡的嗓音问:“要上山?”

    季清晚侧头看向他,眨了眼,弯着嘴角,点头。

    盛瑜扫了圈她的四周,声线微懒,“一个人?”

    季清晚闻言,再此点头。

    “既然一个人,那,”盛瑜垂下眼,望着她,轻声问:“要不要添个人?”

    话音稍停,他继续道:“永远不分开的那种。”

    季清晚一顿。

    她抿起唇,目光稍抬,视线与他相投,身侧的手指微微蜷起。

    山腰边的路道很平,光线也有些暗,但身后的夕阳昏黄金灿下,男人伸手将一个浅白色的丝绒盒子拿出,放在掌心,打开。

    那枚戒指,折着光,明亮。

    “你来之前,我去求了一根签,签名女,禾子季,清水的清,阿晚的晚,季清晚。”

    “男,盛世的盛,美玉之意的王字瑜,盛瑜。”

    “而姻缘解签。”

    盛瑜迈步向前,俯身抬起眸,目光投向面前的女人,轻笑一声,“天作之合。”

    季清晚抬起头,与他对上视线,眼眶有点热,喉间一哽。

    盛瑜抬起一只手,指尖轻按住她的眼角,笑着说:“我想这姻缘头一次算准了,没有错。”

    因你是属于我的所有,从初见开始的那一刻,已预定了尽头结尾。

    我们,永远都会在一起。

    不论生或死。

    —完—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陪陪到这里,连载这里就真的结束啦!

    双影CP的,之后我有时间放在微薄(可能,憋打我

    -

    然后照样磕几句:

    1.之后应该会陆续修一下前面错别字啊(没错,有点多,其他之类的,所以大噶看到修改提醒,也不用进来看啦。

    2.然后我学美玉厚着脸皮,跪着求你们帮我评个分,就点开文章页,在评论区旁边那qwq 【五星好评】可以吗qwq

    (我确实没有面子了

    3.最后一样的话,新文见,《赐我心动》见,岑糖厂永远爱你们!

    -

    再然后放新文简介——《赐我心动》

    1.

    迟暮之。

    圈里难得一见的女制片人,气质冷艳高贵,人称玫瑰美人。

    但这美人带刺,说话狠绝,除电影工作外,不接任何采访节目,记者们纷纷感叹完全是铁壁。

    直到某天,这位美人突然因为两个词莫名上了娱乐花边杂志首页。

    2.

    近日#温总 锁屏#一直占据热搜榜。

    原因的由来是盛兴总裁温沂在某次会议后,无意间被人抓拍到了他手机的锁屏壁纸。

    那壁纸照片内是一位女人惊艳的侧脸。

    全网炸了。

    娱乐记者按着照片迅速扒出了女人的身份,趁着采访的机会问温沂,“请问温总和锁屏内的女人是什么关系?”

    一向懒得回答的温沂难得停下脚步,侧头微微挑眉,“再问一次。”

    记者顶着视线压力,清了清嗓子问,“请问迟小姐是您什么人?”

    温沂勾唇邪笑了一声:“我心肝。”

    —冷艳高贵女制片人X桀骜不驯总裁佬

岂止钟情独家发布于女性小说专业网站-都市言情小说,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都市言情小说已开通手机网站,请使用手机访问wap.dushiyanqing.net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
最近阅读纪录:最近阅读纪录:
发表书评:
返回书目|推荐本书|加入书架|标记书签返回顶端↑
Copyright (C) 2002-2009都市言情小说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收录章节目录 第87章 欲望-岂止钟情、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